喜之郎果冻

返程底线,陈立农苏狗,制霸颜饭
op赛,惹她我和你急
随时掉落乱七八糟的文记得屏蔽tag

【彦丞】蓝鸟之死

我又来了,一个月没更新了,在角落里找出来旧文,就不用当真了,这个我觉得不是很好……哈哈哈哈哈哈

————————————————————

 

范丞丞心血来潮染了一头红发,艳丽又火红,像一丛火焰。

 

他站在镜子前整理衣服,微微仰颚,脖颈第一颗扣子开始扣起,暑气在九月散不干净,颈上还浮着一层薄薄的汗。

 

像潮湿的的海草一寸一寸缠住脖颈的黏腻感,这让他想起来了青岛的海风,碎成一片一片的咸涩,带着夕阳余晖下的模糊剪影,一切便成了赤色。

 

他抻平了袖口,扣上了袖边的扣子,他缓慢转过头,手掌挡住了脸。

 

半响,他终于反应过来,空气里不是海边的味道,是他的染发膏的气味,他眨眨眼睛,睫毛轻轻滑过手掌,微妙的感觉从掌心传到心尖。

 

他迟钝犹如百岁老人,宿舍里他亲自下场认证的暖男对他的事情甚是上心,他瞥见桌边的早饭,他捂着嘴打了一个哈欠,呼出气的吹的掌心痒痒的,桌上还有一本杜拉斯的《平静的生活》。

 

时间不早了,阳光透过窗棂,大片金色流进来,寝室里地板被照的刺眼反光。

 

正常的人生活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这对于范丞丞是一道无解的题目。

 

他拿起画包,决定放弃这一个问题,他不需要去教室上课,导师爱惜他的才华,由着他的兴致随他去,他不愿与人交流,导师就乐呵呵批了一个独立画室给他。

 

“隔壁班的范丞丞今天又没有上课。”

 

 “他是有权有势的大少爷,没点特权哪里讲的过去。”

范丞丞撇了撇嘴角,上个厕所也能听到不爱听的话。

 

日子一天天过,这种闲言碎语一直也没少过。小时候尚且稚嫩流言蜚语裹住他的时候他还不知道防备,只能日夜盼望保护他的人出现,后来知晓他才应该是成长学着保护别人的人,最后他学会在画里宣泄情绪。

只不过现在的他着实觉得这些事情没必要纠结太多,还不如咖啡喝拿铁还是摩卡来的重要。

 

这也许就是范丞丞翘掉了去画室的念头窝进咖啡厅布艺沙发的理由。

 

经历过孤独的日子,我终于喜欢上自己的无知,与他们相处我感到惬意,如同那是一炉旺火。

 

 

杜拉斯的书一向是范丞丞的心头爱,这可能就是像被握住了后颈然后被掌心来回抚摸摩挲,掌骨抵着脊骨的慵懒,窗外青黄色的树叶缝隙里有日色逃出了树荫,鼻尖都已满上了青木香,范丞丞微微抿嘴,他生的清冷,狭长的眼睛微微上挑带出一汪浅浅的水泽,中和了几分冷漠,他眼窝浅,又是大而内双的眼皮,笑起来就如同软而细嫩的柳叶一样,像一只软乎乎的猫。

 

他蹭蹭沙发靠背,又往里面缩了缩,像一只迫切回树的小树懒。

 

“你没去画室,我就猜你在这里。”

 

白色是柔软的颜色。尤其是微微带点米色的白色。专业上范丞丞更喜欢称它为月白色,阳光顺着宽大的剪裁极好的衣服透过来,他是很瘦但不失锐利,看起来挺拔极了。

 

他站在那里,离范丞丞三步远,是一个不远不近的安全距离,他稍稍低头,黑黝黝的眼里还留着笑意。

 

“丞丞。”

范丞丞掀开眼睛去看他,眼前人今天梳着三七分的发型,微微长的冷棕色刘海偏分着,露出漂亮眼睛。暖黄色的阳光从上至下慢慢氤氲成雾气,这个人就像带着光环在阳光里拖出独特的色块。

不是暖色的模样。

范丞丞没接话,微微一挑眉,他只是微微嘟起嘴颇有些赌气意味的横了来者一眼。

当范丞丞捏起咖啡杯的时候,来的人已经把搭在手臂上的浅卡其色风衣搭在了椅背上。米色衬衣挽起半截,露一截手臂,上面是男生凸起的黛青色血管,环一个红绳。

他看起来锋利又冷酷,他没什么表情,但是一双眼睛却是亮的,软的混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小情绪。偏偏他还微微皱起眉,看起来就很凶,他屈起手指磕着桌面:“范丞丞我有没有和你讲过欸,每天都喝咖啡对身体不好欸。”

他垂下眼,眼睫像蝴蝶一样颤抖欲飞。

范丞丞看着他,呼吸也跟着眼睫一样呼呼乱了起来,他不知道莫名的紧张感是从何而来,像是小孩子作弊被突然抓包的紧张感。

他的心跟着呼吸呼呼乱跳,跳着跳着就有酸酸涨涨的情绪跟着乱窜在眼里,他拿起咖啡杯,动作有点快,醇香的咖啡香气飘进鼻尖,范丞丞低头:“林彦俊我和你讲,我喜欢喝咖啡。”

范丞丞的声音和亲近人讲话一向又软又糯,这次也是。尾音拖长一点,有点勾的语气让林彦俊嘴角迅速泛起一点弧度,弱化了他大半的冷漠。

他默不作声的靠近,只可惜范丞丞还得低头,等范丞丞反应过来,却已经晚了,他看着范丞丞的眼睛说。

“可是,你有答应过我,你不会随便喝咖啡。”他顿了顿,一板一眼的回道,“除非是我同意欸。”

范丞丞有点晕眩,他忘记自己是怎么回林彦俊的了,只迷迷糊糊想林彦俊的眼睛是棕色的。

02

林彦俊的眼睛是潮湿的棕色,应该是沾着咸涩大海的棕色。

那里面有台北黄色的阳光和蓝色的潮气,不然怎么可能会这么好看。

所以才会被那股蓝色忧郁的颜色惊艳到忘记该有的矜持和平和。

范丞丞嘴里叼着一根冰棍,蓝莓味冰气顺着舌尖往味蕾蔓延,化掉的冰棒水也水淋淋往下化,范丞丞皱着眉甩了甩手,索性就叼着,也不伸手去握。

看的旁边的黄新淳急着去捧,从包里扯出一包纸巾去帮着擦手。

看的小鬼一脸嫌弃,狠狠翻了一个白眼,心里还狠狠骂道:呸,你们都是gay里gay气的基佬。

上一次小鬼说这句话还是在第一学期开学时,学校里迎来了招新会,顺便还滋生了各个摊点,黄新淳拜托小鬼和范丞丞去帮忙看着他的铺子。

顺口一提,小鬼对于某高级大学设计专业的学生居然对于经营一个奶茶和冰激凌的摊点乐此不疲行为表示了自己的无语。

他们这个专业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几个人在摊位一站就吸引了大批量的注意,几个胆大的学妹借着询问的名义就往前凑。

范丞丞瞥了一眼小鬼,默默退后了一步,用微微琥珀色的眼睛亮晶晶看着小鬼,从他平静如水的脸上,小鬼居然觉得自己看到了几分害羞和不情愿。

他笑着揽着范丞丞的肩,手臂颇为亲热搭上肩头,手掌触着骨,细瘦凉薄。

“丞丞啊,以后咱有什么事,咱说,你说了,哥们就能替你做……”

“让我想想啊……”范丞丞微微低头,扫过小鬼为了搭上他肩头踮起的脚,他的发微微被风吹起,细碎的发扫在鼻尖,有丝丝清甜的橙花苦甜味道,夹杂着雪松和不知名的馥郁香气缠绵。

他歪着头很认真耸了耸肩:“鬼哥,那这里交给你了。”抱着臂,两个眼睛都弯着,一排小白牙白瓷似的,齐齐平平的像四方的小钻,可爱和快乐要从他身上跑出来,溢出来。

小鬼只能在身后狠狠地呸了一声。

然后看着范丞丞从人群里挤出去,撞上了一个人,被gay里gay气揽住了腰,他第一次翻着白眼,骂道:呸,你们都是gay里gay气的基佬。

往后才知道这句话要讲很多遍。

03

范丞丞喜欢奶茶却不喜欢过后就在舌尖上那一抹甜腻和回酸。

范丞丞捏着一只画笔,对着空白的画布,难得脑子一片空白毫无思绪。他的导师非常喜欢他,一是因为家庭的原因,父母和姐姐不仅明里暗里表示过其要求多照顾的原因,二是他的天赋确实是极好的。

这一次的比赛还是很重要的,他的导师看过他的作品破天荒的教育他,说他的话缺少独有的风格。

他说:“你的格局像是被框起来一样。”

他缩了一下肩,坐时间久了,身体就会不舒服,疼痛就会像蛇一样缠着身体,往深处压缩扭曲,他咬着牙瑟缩了一下。最后他不觉得难过,这是他用血汗换来的。

范丞丞站起来在画室里环顾一圈,斜斜的暖色的光透进来,照在大理石地板上飞溅起一道道随掉的光芒,带着刃扎进腿里动弹不得。

他不热衷社交,也不善于社交。有时在不经意间听到碎嘴试图戳他脊梁,他不为所动。他只是低下眼睛,细碎的两缕头发垂下来,像初发的青色杨柳芽。

最初他来的时候旁人只说他冷漠不好接近。不知道是那个好事者抖落出说他是范式商业帝国唯一的小少爷。

可偏偏这个小少爷从小养在国外,最近也是刚刚回国,转来这里也没有很大的排面。

况且现在的范家真正的掌权人是范家长女——范冰冰。

于是一时谣言骤起,纷纷扰扰的裹挟不怀好意的心思不安躁动,红的嘴唇双双,暗沉墨色的眼睛轻微眨动就带出一出出伤害话语。

“不是我说这些人就是事。”

小鬼嘬着珍珠奶茶,他正捏着奶茶管一点一点吸着珍珠,珍珠剩的很多,奶茶也刚刚没过面。

他踢开了脚边范丞丞画画用的颜料,其中一个罐子被踢的滚起来,它转呀转呀像一个奔波的陀螺。

没有停止却越来越慢。

“所以你有事没事在乎这个,兄弟,这不是给自己没事找事吗?”他兀自笑着,有点嚣张的味道。

“不是这个事情。”

“不是什么劲啊,他们就是话多喜欢瞎说,他们说你听这就好。”新室友小鬼咧着嘴,甩着脏辫,耳边似乎有风声,眼前像一丛火。

“他们讨打和我没关系。”范丞丞快速回复了一个耸肩。

“蛮有脾气。”

“skrskr”

从那一天起,小鬼就知道范丞丞不是一个安分的人,他只是习惯把所有的热情藏在一颗心里,学着冷藏压抑。

“不过我要开始画画了,我的新模特要来了。”范丞丞匆忙抬眼去看,又迅速低头,“你话很多很打扰我。”

“你什么时候找的新模特。”王琳凯似笑非笑。

“那天去新生会撞到那个人,他说给我做赔偿。”画室里巨大而柔软的暖光充斥在鼻尖,细碎的风就吹进来。“你要留就留,我只是觉得你很会吵。”范丞丞悄悄补充道,颇有些心虚的味道。

“哦,我走了。”王琳凯没在意他,只是跳脱的打开了画室的门,做了一个swag的动作。风灌进画室,连带着最狭小里缝隙里都满是舒服,每一处都是毛茸茸的阳光的味道。

04

林彦俊来的时候正巧看到范丞丞在画画,他挑起钴蓝色抹在调色盘上,又蘸了一点白色调和,花花绿绿的盘子边缘都几道细细瘦瘦黑色,像飞扬的鹤的翅膀,连带着男孩挥起的手臂也像起舞的模样。

他突然顿住,换了一种极细的笔去渲染了画面,点染了在羽毛上,色彩交错重叠,光与影游移,余色勾勒微妙的弧线。

“这是什么。”

范丞丞回头看,九月份的午后阳光还是过于刺眼,他眼光扫过来的人,就被莫名其妙被来人唇角的酒窝闪到了。

“知更鸟,自由之鸟。”范丞丞飞快接住了话题,又抿了一下嘴,不知道该不该往下接。他想和眼前的人分享这是他最喜欢的鸟。

它小巧敏捷且漂亮。

林彦俊在范丞丞看不见的地方狠狠翻了一个白眼,要说他和范丞丞的缘分可真的不小。

在范丞丞看来他们的交集只是一次新生会上误打误撞的一次意外。

毕竟一个艺术系的大二,另一个却是研二的学长了,按理来说两个人是毫无交集的,可偏偏林彦俊是一个喜欢艺术的人。

学院里的绘画展水平也不低,正恰好自己的老乡陈立农也在艺术系,左右求他拉他来看。

他面上无波无澜的,其实脸色又臭了几分,只是面色冷,陈立农看不出深浅,就凑近了几分,暖暖的草木香混着淡淡的汗味,“学长记得捧场欸。”

林彦俊盯着陈立农微微垂的狗狗眼,半响才从鼻子里哼出了一个应声。看在小学弟看起来怪可爱的份上勉强答应。

才不是心软。林彦俊在心底强调。

tbc

(我打end会被打吗?)

暂缓,祝安。


我还在龟速码字好烦,那么成熟的Word居然不会自己码字!

不磕初心cp了,大家江湖再见啦。


无梗,有无想看的梗,可以评论告诉我鸭。


给神仙美貌跪下的一天

【all丞万圣节之“今夜有鬼”活动总结&all丞击鼓传橙花活动预告】看正文

汪汪汪!!!我是狗冻!!!!


纵使千千:

大家晚上好,万圣节活动总结如期而至,今天是没有文案的zsqq


再坚强的男人也有权利去疲惫



行,国际惯例



哦(冷漠


废话不多说,来康康各位老师的万圣节惊喜吧!


让我们一起愉快鸽掉的狗冻 @喜之郎大果冻 (恶灵面具)


 【今晚有鬼】【农丞】小房东与鬼


好可惜(?)努力不鸽掉的柚子  @六神花露水 (精灵面具)


【今夜有鬼】【坤丞】Dead by Daylight


身残(?)志坚(?)封闭更新的珂朵莉 @珂朵莉 (南瓜灯)


【今夜有鬼】【坤丞】嘿,灵魂出窍啦


别骂了鸽掉二连击的狗千  @纵使千千 (黑猫)


【今夜有鬼】【农丞】迷情48小时 上


愤怒而疯狂一人更比六人长的赛赛  @懒得起 (蝙蝠)


【今夜有鬼】【农丞】黎明将至 (一发完)


always不拖稿不延迟准点更新你歪姐slay  @歪歪 (小魔女)


【今夜有鬼】【坤丞】梦


没有官宣随机惊喜掉落的甜豆豆  @甜豆贩卖机 (惊喜糖果)


【今夜有鬼】【坤丞】四个番外





美妙且奇异的万圣节落下了帷幕,紧接着我们又迎来了北京五环路全线通车(?)的日子——11月1日!好开心!好欣喜!好快乐!所以我们又联文了!





这次活动很简单!





有点类似击鼓传花,所以我们这次是击鼓传小橙花!


规则就是上一个写手的结尾必须成为下一个写手的开头,独立成篇。


联文成员依旧是那个赛那个冻那个柚那个歪那个朵那个千等,就不一一艾特出来了。联文顺序同样是掷骰子,不得不说歪歪在这方面真的有迷の运气……


鉴于赛赛对于某些人过于不放心,那我们就随便定个规则——谁拖稿踩线更新试图鸽文谁就是小狗!



汪汪汪


好滴,就酱紫,晚安~联文见(小橙比心.gif

       其实万圣节联文是另一篇文,不过过于烧脑,最近忙着上课,码到五千字最后决定鸽掉,最近课好多(இдஇ`)

       今天一天的课我睡了一天,群里人还有人让我手写鬼压床的肉文(点名那个赛那个千那个鱼那个柚那个朵)好魔鬼,上课的时候突然有了这个梗嘎嘎嘎嘎虽然很沙雕但是这四千字是我今天干出来的,肾好痛,我觉得那个赛不会打我了,也会原谅我不码字去看hi室友*:゚*。⋆ฺ(*´◡`)

       没有看的一定要看啊啊啊啊啊啊嗲酷嗲酷的农农我的心头爱罢辽!农丞一定要大势啊!朵朵要晚安,那我要早安☆彡▽`)ノ有人给我吗?

【今晚有鬼】【农丞】小房东与鬼

恶鬼面具悄悄探头

HE与沙雕文风预警,ooc属于我

大概只有我一个人披着灵异设定一本正经搞沙雕(滑跪)

但是可能会知错不改吧(突然呆滞jpg)

————————————————————————————————————

      房间里有一股淡淡的油烟味,我猜应该是小房客煮的面。

      虽然这面可能不能吃,但是小房东对此始终乐此不疲。 

      在很多年前,我有一个素未谋面老友问我喜欢什么,大抵是可以以老友形容我俩的关系,原话我已经记得不多,只是我想他这个人笑起来眼睛应该是弯的,细细的,像极了浮着一层水泽的鲸脊。

      我说我喜欢鲜活的生命。

      可是我现在无暇顾及这个,我的房子在几个月前,终于迎来了一个新的房客。我对他好满意啊,他是在一个雾天早晨来的,他穿着黑色的内衬,领子开得很大,外面罩着一个绒外套,我猜想外面应该是冷的,他漏在外面的脖颈起了有小小的鸡皮疙瘩,他的脸又小又白,被吹得又泛起来薄薄的浅粉色,像一个娃娃一样精细。

       我走近窗户,探着头往外看,想来外面的雾气一定很大很浓,风卷着雾气奔涌,偏偏对精巧的娃娃动了心,只有几滴挂在了新房客的睫毛上,看起来像汪清凌凌的泉,漂亮极了。

      我按捺不住靠近他,他身上也有淡淡的香,我借着疑惑大胆凑近,往他细瘦白皙的脖颈尽力去嗅,我想他是害羞了,淡淡的粉色也从脸颊窜到了耳后,香味也浓郁了些,我闻到了,是橙花的味道。

       我觉得新房客很合我心意,各方面都是,连香水味道都让觉得比上上一个房客有品位,于是我很骄傲的写了一封信给我的老友,他是一个很可爱的人,他也会瞪着眼睛讲我可爱,理由是我喜欢喝草莓牛奶,圆溜溜的眼睛让我想亲亲他。前些日子林彦俊坐在我家旋椅上,渔夫帽压得低低的,一字一句讲我,说我喝草莓牛奶幼稚,我朝他挥挥拳头,示意他“台湾东北人”不是好惹的,毕竟我已经熟练掌握东北话了。 

       我在写信的时候小房客醒了,他的头发乱糟糟的,看起来没有睡醒,看起来含着一股清汪汪的水,湿漉漉像鹿一样灵动,宽大的睡衣也被蹂躏的乱糟糟,他很瘦,很粗心露出的锁骨,透出的肩胛骨,他低头时颈骨也微微凸出,都慢慢在我眼里像开出花,细碎清甜带着勾人的香气。

       我立马把信收起来,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心虚,他看起来对我的信一点也不感兴趣,这让我有些恼火。

       他矮下身子在冰箱里寻找些什么,薄薄的肩胛骨又凸出来,像振飞的羽翼,又想细瘦带着跳跃水泽的鱼脊,起起伏伏晃碎我的眼睛。我悄悄躲在一旁看他,他终于拿出他要的。

       他像是迫不及待一样拆开了包装袋,一个丑丑的大头印在红色底色的纸盒上,我挑着眉看着他满足的白白的小牙都露出来了,内心在草莓牛奶和我厌弃的旺仔纯牛奶之间摇摆不定。

小房东与鬼

       我现在想知道那些写农受怎么想的?今天也是为陈立农顶A打call的一天!!!以后谁在我面前提陈立农右位我和谁急!!!!fine我安利中国音乐公告牌第八期,我给陈立农跪下了!!!


在强调一遍,吃农受的我们不要往来,我怕我会微信表情包轰炸你(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