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之郎大果冻

返程底线,陈立农苏狗,制霸颜饭
op赛,惹她我和你急
随时掉落乱七八糟的文记得屏蔽tag

果冻又开始懒了,有人想看黎黎夜色还是想看迷雾月亮 ,还是短篇tla小甜饼:-D都没有是吗,那我躺尸去了〃∀〃


黎黎夜色(三)

不要上升蒸煮,极度ooc

先做后爱,不虐有肉

手贱开坑系列

 @懒得起 爸爸!!!!月半弯

前排给念念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他们到电影院的时候雪已经停了,路面已经被清出来一部分,黄色的灯光把雪地照的像一块软蛋糕。

陈立农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表,现在是七点。


其实对于陈立农来说,看电影这种事情已经很少出现他的计划清单,至于出来也只会是为了“惩罚”某个不听话的人。只是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惩罚的一开始他就缴械投降了。

可能是因为一开始男孩冷漠略带寡淡的眉眼里因为故作高傲时一不小心染上的艳色与娇憨,小小的求饶声声音绵软,却仿佛利刃,凶狠地破开胸腔骨骼,狠狠破开了陈立农的心房,只是一回想,陌生却热烈的感情就破土而出,只是内里叫嚣着心动,陈立农也当是突如其来的情欲作祟。

 
 

毕竟他一直觉得自己淡性欲,偏生在这个关键时刻突然有了猛烈的情欲。这让陈立农一时觉得茫然。

陈立农和范丞丞完全没有做什么看电影准备,就索性挑了一部网上风评不错的剧情片,陈立农抬头看见这部电影最近一场在四十分钟之后。

 
 

对于还有半个小时的空闲安排,两个人拿着票对现在两个人沉默的场面颇为无措,“我去买点吃的。”陈立农在沉默了一会儿打破了僵局,突然抬眼去直视范丞丞,神色带了点无法掩饰的认真:“你不要喝可乐,太冷了,我给你买热可可。”

“我不要,可以不要爆米花,但是快乐肥宅水我必须拥有。”

 
 

“不行,可乐太凉了,吃爆米花吧。”

“爆米花不配冰阔落有什么好吃的,热可可要配蛋糕吃,没情趣的老男人。”范丞丞撅着嘴,白白软软的脸颊肉鼓起来,像一只可爱的花栗鼠。

 
 

这种想法在脑海里飞快划过,惹得陈立农勾起嘴角,又顾及身边花栗鼠似的男孩,只能扭过头。

他勾起还在生气的人的手,“你哪里现在不适合喝凉的。”

 
 

“热可可那就能喝了吗?”

“无理取闹。”

 
 

到了检票的时候两个人还是手里空空,什么也没有买到。

范丞丞狠狠瞟了一眼陈立农,捏着自己的票就往里面走,陈立农也不着急,双手插着兜跟在后面。

 
 

电影结束在十点左右,电影确实不错,剧情紧凑演员的演技也不掉线,最棒的一点还是坐在身边的范丞丞因为紧张揪着他衣袖的手和亮晶晶的眼睛,靠过来温度都带着青涩的甜意。

陈立农想到这里,捞着范丞丞顺着人流走出了电影院,司机早在外面等着了,外面的气温比电影院低了许多。陈立农便伸手一捞将蹦蹦跳跳出了电影院就没有正形的范丞丞搂进怀里。

 
 

清淡的木质香就闯进鼻腔,在没有接触到他之前,范丞丞只知道这个男人手腕强硬心智沉稳 现在更多了份温柔,他藏在坚硬的壳下,偏偏只要接近他,他就像蚌一样像你吐露出他的柔软。

范丞丞在这个气息里软化下来,尤其是心脏鼓动下,他不知道对一个明明只相处不到一天的人不面红耳赤是否正确,他的心情有些微妙。

 
 

更何况你是受人所托。

却不知道陈立农只是把搭在手臂上的围巾给他围上,这是他看电影嫌太热了解开扔在陈立农怀里的。

 
 

于是这个怀抱未曾维持太长时间,男人边在他后脑轻揉两下,沉默地往后退开,他呼出的热气灼烧了耳尖。

“走吧。”范丞丞抬起头偏生与陈立农对视,范丞丞眼底是清白的纯粹,眼里的复杂情绪都被范丞丞自己妥帖收好并藏了起来,没有透露分毫给他现在的金主。

 
 

他们两个一前一后往司机停车地方走去,也不知道谁把一声叹息叹出声。

像是考虑到雪夜行车的缘故,车依旧行驶很慢,车到了电影院不远处的商业街时候,陈立农对着司机说:“在前面停一下。”

 
 

车灯闪烁在夜里,范丞丞透过看着被打开的车门一辆一辆车行驶过,远光灯光晕残留在视网膜上,拖出漫长明灭的昏黄色条。

陈立农回来的很快,他手里拎着两个袋子,等他进来范丞丞往车右边挪了挪,给陈立农进车的空间。

 
 

结果被按住了手,陈立农空闲的手撑着车门顺势在狭窄而逼仄的车厢里,低头吻了下去。范丞丞瞬间松了攥着陈立农袖口的手指,又在下一秒用力地握上对方的手指,陈立农的手里的带子被两个蹭出咯咯咯的声音,不知道是否被自己到了,范丞丞觉得指间都是细密的汗,薄薄的一层,贴附在皮肤之上,冰冷而潮湿。

“蛋糕和热可可,待会让司机跑快点,回去吃应该不会凉。”

 
 

“好。”范丞丞眼睛都亮了,笑得特别开心。弯起的眼角眉梢都好像都在散发着热切的明亮的最纯粹的快乐。

他灼烧着陈立农也跟着笑。

 
 

“喜欢就好。” 

范丞丞没有看他,凝视手边精致包装袋子,“你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情人。”

 
 

他又开始愧疚了,他独占了太好了东西,他看见了蚌壳又开了,里面的柔软被沙砾伤害,却依旧温柔。

陈立农也没有看他,他神色不变地直视前方,他手里握住一个银色打火机,但是他没有烟,自从被查出胃癌,烟这个东西已经离他很遥远了。

 
 

却在范丞丞开口的瞬间手滑了一下,打火机就顺着手的指尖缝掉了下去,悄无声息地落在脚垫里,没发出任何声音。

“可惜在我就要死了吗?”

“你可以相信这个世界上上有句老话,吉人自有天相。”

“不如人自胜天。”

 
 

他讲完就又一次温柔却强硬地撬开了范丞丞的牙关,和他怀里交换了一个潮湿的吻。陈立农下去一趟整个人都被深夜的寒风吹透了,冷意从骨骼缝隙里朝外冒,偏偏舌尖是热的。范丞丞柔软靠过去没有抗拒,于是他们交换了一个又一个湿漉漉的寒冷的吻。范丞丞抬手环上陈立农的脖颈,他觉得陈立农把他身上的寒意带给了他。他浑身冰凉,想说点什么,却又一次被带进了亲吻里。他在近乎窒息时才后知后觉去换气,而每一次呼吸都带着痉挛般的疼痛和涩意,尾音都像是带着哭腔的细微呻吟。他从指尖开始发麻,触电般的感觉让他无法自控地开始落泪。

他抑制不住自己,最后趴在陈立农的胸膛里,因为说不出的委屈和荒诞让他抽噎着滚下眼泪。他不知道是什么莫名其妙的委屈和愧疚让他变成像个哭包,他只能在人家怀里小口小口抽着气,他咬着内唇肉尽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Leo。”

范丞丞抬眼去看那个人,他长得很好看,脸很白唇红鼻挺,个子算高挑看起来比范丞丞矮几公分,人却更瘦些。

 
 

“你来干什么。”陈立农感受到准备挣脱自己怀抱的力度,不动声色的按住了范丞丞的动作,面上还很是冷静。

“我们分手了,错在我 不要折磨你自己。”来的人艰难开口,声线沙沙的,本来就清瘦的身子更加瘦削,“可是你不能,不能放弃这次治疗。”

 
 

陈立农回过头不再看他,低着头轻描淡写地看着范丞丞一字一句说,“你搞清楚点,傅珏,我们已经分手了。”

范丞丞像是被这个惊天巨瓜砸中以至于彻底怔住了,不可置信地抬头去直视面前的人,又转头去看站在不远处的傅珏,刚刚哭过红彤彤鼻尖看起来很是狼狈,在陈立农眼里还透露几分另类的可爱。路灯在他们头顶变幻着光芒,暖黄的色彩撒了下来,铺在长长的地面上,拉长了三个人影子,看起来颇为滑稽。

 
 

陈立农用手捏了捏范丞丞的鼻尖,外面冷已经让范丞丞的鼻尖变得凉而湿,陈立农指尖从鼻尖描绘到范丞丞软嘟嘟的脸颊。

“关心我的话为什么要在我生病的时候选择离开,现在回来找我干什么,a国那边你不是带得很好吗?”陈立农字字清晰,吐字都比对旁人温柔些,但是范丞丞能感受到他的抗拒。

 
 

范丞丞能感觉到陈立农身上的颤抖,于是他握住了陈立农的手。

掌心很热。

 
 

“Leo我现在回来了。我可以陪着你治疗,我们重新开始。”

范丞丞和陈立农手交握着,傅珏当他这个人不存在,他也乐的清闲,只是怎么会有人这么盲目的自信。

 
 

范丞丞朝傅珏笑了一下,薄唇略微弯起,勾出点悲悯的弧度。陈立农觉得范丞丞比傅珏长得好看,特别是那双眼睛,大而内双的眼睛弧度温柔,笑起来又纯情又勾人,“有些东西不要了就是不要了,怎么还有人不明白这个道理。”

傅珏被那一眼击中,不受控制地后退了一小步,又像突然惊醒,硬生生地再次站住。

 
 

“闭嘴。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这些,Aaron和我说你就是……Leo找来的陪他的……陪他的……”

“男//妓吗?怎么和你说。”范丞丞突然靠陈立农更近,整个人窝进了他的怀里,饶有兴趣地发问。“我怎么觉得我比你和陈先生更亲密呢?”

 
 

他故意把声调拖长,轻佻的把手腕撑着陈立农的胸膛,视线故意落到对面的傅珏身上。

“不用和他比,你比他好。”

 
 

范丞丞突然哑了声音,花了很长时间去整理内里呼啸坠落的某些情绪,他晕的厉害,勉力维持的从容表象在暗处摇摇欲坠。

被不明的情绪淹没,他现在有点飘飘然。

倒是傅珏脸色越发的差。

 


我的cc寄给我的呜呜呜呜,好看 @LEXICCCC

黎黎夜色(二)

不要上升蒸煮,极度ooc

先做后爱,不虐有肉

手贱开坑系列

 @懒得起  爸爸!!!!月半弯

————————————————————————————

被人操| 弄到意识全无不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

范丞丞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昏沉,他抬手挡住了脸,一动不动地放空了十分钟。睫毛眨动的时候扇过手背,带着点轻微的痒。

他的衣服已经在激烈的情事里被扯得不成样子了,他脑子还有迟钝像是生了锈,懵懂看向坐在藤椅上的陈立农。

而陈立农还在翻着一本书,模样不紧不慢,颇为闲适,没有一个病人该有的病弱模样,精力还那么充沛。

“衣服在你身旁,穿好。”范丞丞听到陈立农用低沉的声音吐露出带着命令的语句。望向放在枕边的衣服,立刻舍弃刚刚他缩在被窝伸手够到的

在性事中被扯开的衬衣。

范丞丞慢吞吞地从被窝里爬出来。陈立农给他准备了一件宽大的T恤,布料很透很柔软,空荡的下摆隐约露出细白柔软的身躯。他跳下床捡起内裤抬单脚套内裤,俯下身子细白腰腹弯成一个漂亮的弧线,无端让人想起弧度美妙青花瓷器。

陈立农翻到下一页,细小的翻书声很是弱,“你现在穿了,待会还是得脱的。”

这个在没有用我就去打人了

黎黎夜色(一)

不要上升蒸煮,极度ooc

先做后爱,不虐有肉

手贱开坑系列

 @懒得起 爸爸!!!!月半弯

——————————————————————————————

范丞丞第一次见陈立农是在一个雪夜。

范丞丞推开门,一眼就望见坐在藤制椅子的那个男人,他穿一双白袜,膝盖上搭着条驼色的羊毛毯,正慢慢翻着一本书,头发很黑也没有做什么造型,只是微微向一旁束,露出额头,眼珠隔着镜片看是有带点暖棕的黑,偏偏黝黑的好像风雨欲来夜色下的大海,压抑又汹涌。

男人微微低着头,范丞丞也低头看他,男人鼻子笔挺嘴唇很薄,范丞丞在心里掂量了一会,忆起来自己的朋友和自己说过鉴别男人大小的法子,就颇感到了几分压力。

窗外是皑皑白雪和被白雪压弯了枝条的松树林,屋里的暖气打得很足,范丞丞解开了大衣的几颗扣子,在外面带来的寒气被温暖豁然裹住,他像突然坠入大海一般不真实。他慢慢走向那个男人,对方甚至连头也没有抬。

虽然是好友拜托他来陪着这位陈先生度过最后的日子,出于礼貌,他还是穿的很是得体,白色衬衣外套一个粉浆色的大衣,看起来很鲜活有生气。

朋友叮嘱他这是一票大的。彼时他还靠着沙发颇不在意。后来才得知这是一个将死之人。

他重新打量眼前的人,男人叫陈立农是A市有名的企业家,年纪也就三十左右,据说是在公司例行开会突然晕倒被查出癌症,现在公司运行没有什么问题,倒是一个很有手腕的管理者。

因为这个原因,他故意穿的鲜亮有生气一点,据说可以去去晦气。

“陈先生,你好。我是范丞丞……”

“过来。”男人看起来并没有想要啰嗦的意思,但对此也没有任何反应,他缓缓翻过一页书纸,连头都没有抬。

范丞丞慢慢在男人面前半跪下来,又深觉的靠的不算近,抿着嘴巴蹭了过去。他伸手拨开男人盖在腿上的驼色羊毛毯正要做下一步动作。

“不用,你先脱。”男人终于舍得把视线从书本上移开,范丞丞与他对视,隔着镜片,下垂的眼角却依旧透出一股强硬的压迫感,黑黝黝的眼睛像是荒芜了无生气的沙漠。

“嗯。”范丞丞胡乱的应了一声,把大衣剩下的几颗扣子解开,随手就丢在地上。

“陈先生。”范丞丞接着解开了衬衣的扣子。

“不用,你过来。”

陈立农看起来很有耐心,眼神一直留在书上,丝毫看不出对于下面一场性事的期待,他阻止了范丞丞的下一步动作。

他看着范丞丞重新蹭回他的脚边,他捏着范丞丞下颔往上抬,逼着他脖颈后仰,拉扯出一道近乎献祭的优美弧度。陈立农接着身高差微微低侧过头,犬齿缓慢地磕在范丞丞不甚明显的喉结上,齿尖贴着皮肉凹陷,一触即离。

范丞丞感受到灵魂像是被献祭出去一样,轻轻颤动了身子,只觉得尾椎骨的位置骤然一酥,像是电流流窜过,从脊梁骨一个激灵从脚底抖上了大脑,叫他难以自持的害羞了,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耳尖都红彤彤的。

又想起好友的叮嘱。

“陈先生,我可以借用下洗手间吗?”

有些暧昧企图点到为止,有些话无需说得太明白。

拾柒

石墨《黎黎夜色图》

月亮的谜团(四)

 拖了好久的的梗,就·xjb写系列,真傻白甜

ooc预警,不要上升真人
 @懒得起 爸爸!月半弯!!

这一章有肉渣下一章应该也有(望天)
 ————————————————————————

   陈立农没有给范丞丞拒绝的机会,他整个人都窝进了陈立农的怀里,被淡淡的雪松味道环绕包裹。他被结结实实抱了个满怀,只能迷迷糊糊伸出手环住陈立农的脖子。

     “丞丞,我喜欢你。”陈立农懒洋洋地笑着说道。尾音里带了点鼻音,沙哑又温柔,还有点撩拨的笑意。

     范丞丞一声不吭,环住陈立农的脖子,他的掌心贴着陈立农的脖子,掌骨贴着颈骨温热又安心的感觉顺着掌心传到心里去了。

      陈立农低低的笑了起来,他将手揽在范丞丞的后背,范丞丞皮肤很白,看起来像白软的雪媚娘,摸起来更是一片柔顺滑腻,指尖顺着腰线一路滑到凸出的漂亮的蝴蝶骨,再往上是削瘦的肩膀。他的手没那么老实像范丞丞那样环着他,而是顺着白软的背脊下滑最后在范丞丞屁股上捏了两把。

      范丞丞伸手锤了他两把,就乖巧的重新把头蹭进他的颈窝,他很紧张,窝在哪里小口小口的呼气,热热的气让陈立农感到痒意,这种感觉迫使他把范丞丞抱的更紧了。

        陈立农将嘴唇凑过去,含住身下人的耳垂,舌尖轻轻勾勒柔软耳郭的轮廓,轻轻感受不厚不薄的耳垂和柔软的耳骨在唇齿舌尖的探索下变得越发的滚烫。

        陈立农在逗弄他。

       这个念头在心里明晰,范丞丞掐了把陈立农的胳膊。

        狠狠剜了陈立农一眼,只是泛着水光的眼睛实在没有什么震慑力。

        他的头发蓄的有点长碎碎的发尾盖住了雪白的脖颈,陈立农一点点拨开,他低声问他像是征求意见一般:“我可以吗,丞丞。”

略有肉渣走链接

有道云链接

拾柒

 《月亮的谜团(四)图》 


真的没有让返程成为我老婆的可能性吗?在线等一个解决办法,另外,红发要我的老命。


我一直因为我是范丞丞腐唯这个事实很明显,结果还有人当着我的面ns蔡徐坤:-D在我眼里我妹只有范丞丞一个人,望周知。


新年快乐鸭,各位,新的一年继续爱丞丞哦

范丞丞,世界第一好。